快行线上的生活

《澳大利亚人报》编辑罗万•卡里克(Rowan Callick) 写道:”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每秒都在增加,中国和世界经济都在依赖其持续地增长。”

新中国中产阶级每天每秒都有新成员加入。

一个世纪前,上海萧条时期, 只有外国人生活质量较高,如今的富豪是本地人,生活质量不再落后,越来越壮大的中产阶段队伍正在日益形成。

每天浦东最大的商场里人声鼎沸,这个商场英文译名叫”超级品牌商场”,中文名更准确点讲应该是”正大”,就是非常大的意思。规模是悉尼沃伦伽(Warringah)商场和墨尔本查斯顿(Chadstone)购物中心的二倍,周末平均每天有30万人穿梭在这13层楼里。

我在上海与一些典型的中产阶级人士接触过。3亿消费者的价值、品味和行为会决定中国经济的命运,也会决定世界经济的未来。这些人生活在一亿家庭中,年收入在1万到6万美元之间。

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为世界之最,他们体魄强健,这是”中国时代”,全世界需要了解在中国谁是关键,什么最重要。

理想抱负体现了主要目标。这些人渴望机遇,期待生活更加殷实,但他们不是狂热的消费者,其直觉仍然是先存钱,他们已经学会了首先依靠自己。

在老法租界的步行街里,我遇到了22岁的顾鲁萍,她在一家名叫”莲花池”的印度餐厅做接待员和收银员,这家餐厅坐落在一条宽阔长廊上,长廊上的饭桌隐蔽在古树树荫下,这里在过去属于法租界。

她不逛街,不买东西,存钱准备做生意,她说:”我想独立”。为了这个目标,她每周一次去夜校学会计。

她的老板朱江宜,30岁,总是轻松自在地同客户和员工们聊天。他放弃了公司设计的工作,总是梦想着能开更多的餐厅。

朱留着长头发,戴着耳钉,典型的波西米亚风格。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五年前,他第一次去印度次大陆旅行,发现了印度菜。

他的职业生涯始于设计,但他说,在中国,做设计者很难赚到钱,”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设计理念往往会被盗用,那些公司不在乎这些理念是哪儿来的。”他自己设计了餐厅的椅子。”但是如果我出售这些椅子,有人就会做得更便宜,廉价出售。”

人们还给他设计活,但他会把工作交给妻子,因为他需要呆在餐厅里,他雇佣了两个印度厨师。

他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印刷厂,希望他能接管工厂,”但是这个行业我一点也不懂。”

有的家庭考虑移民美国,但是朱说”在中国比美国赚钱容易,我喜欢住在中国。”

他和妻子有一所公寓房,开着一辆切诺基,正打算换一辆丰田。”虽然有点贵,这儿什么牌子都贵。”他们还没有孩子,但正在计划中。

从印度旅行回来,他开了一家印度餐厅,这样的餐厅这座城市只有40家。他大多数同学都在公司当职员。”他们得听老板的。在这儿,我就是老板。”

孙露,28岁,在一家外企当高级分析师,不久前刚跟女友分手,下次,他希望能找到结婚对象。他说,尤其在大城市,有房子才能结婚,房子通常由男方购买,他觉得,如果在金融界几年里都没有起色,”我就准备接受家里安排了。”

有时候父母想为儿子介绍合适对象,到处分发简历。

他开玩笑说:” 女孩子们都想找高富帅, 而女孩子们都需要是白富美。”

像顾一样,孙露在寻找投资机会,他说”花钱要有节制。”

“年轻的时候最好节约点,上海是个疯狂的地方,有多少钱都能花出去。”

孙露看电视喜欢看足球、篮球和音乐节目,但不喜欢政治节目。”无论谁当领导,我都无所谓,关键是要能改善我们的生活。”他主要通过电脑或手机上网来获取需要的信息。微博(中国的推特)中关注对象有100来人,有歌手、影视明星、运动员、企业家等。

china-super-rich-cartier多数中产阶级人士思想独立,不喜欢让本国政府或更广泛的世界仅仅将其视为”经济团体”, 他们也追求精神生活,基督教和复活的佛教在中国中产阶级中很受欢迎。

法国人布里顿•保罗是敏特尔市场咨询公司顾问,中国优秀消费专家,来到中国20多年了,他说:”许多中产阶级人士考虑范围跨越‘获得’,他们想表现出‘给予’ 的一面, 在慈善还是新鲜事物的市场中,慈善举动弥足珍贵。”

“过去全是关于年轻人的事 ” 他说。

“现在都变了,人口学显示,中国将面临老龄化”。他说,中国消费者开始相信互联网,尽管信用卡市场花了很长时间才起步,但还款率超过了多数其他亚洲国家。”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副产品。”能继承债务的家庭成员越来越少。

百货商店的生意仍然很兴隆,”因为房地产开发商经营商场,而且每个百货商店都有网上业务。

我的青年朋友、《连接中澳》专栏作家、澳大利亚人杰夫•廷克在上海工作,负责中国各地的奢侈品牌事件。他举了保时捷汽车的例子。全球10个保时捷购买者里9个在中国,而且顾客平均年龄比澳洲这样的西方市场顾客年轻10岁。

这就是快行线上的生活。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