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否投资澳洲葡萄酒

澳洲媒体和许多政客在抨击外国(特别是中国)在澳洲购买农用土地时,总会表现出恐慌。而作为澳大利亚爱国人士,笔者对此是不太关心的。 最为人们担忧的是”对我国的农业生产力失去控制”;并且,很多事物–例如我们的收入基数,我们的商品和资本市场的平衡,甚至是我们的国家主权–都会面临风险。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 无论是来自中国、美国或英国的海外公司,都购买澳洲的土地来生产农产品,然后销本国的市场。这样一来,该公司就符合了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要求、在澳大利亚投放资金(目前只有极少数澳洲公司这样做)、雇佣澳籍员工、支付澳洲税金,并在海外市场推广澳大利亚农产品。无论土地所有权归谁,外国公司都不能将其带回家;他们别无它法,只能依照澳洲的法律行事。

目前,数量庞大且不断增多的中国的个人及组织,正筹划购买澳大利亚的葡萄园和酿酒厂。个中原因包括以下几点:

1. 许多企业已经私下购买了大量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并希望以后供应有所保障。

2. 许多中国的葡萄酒进口商正在澳洲寻找物业,来发展自己的生意,以及向顶级客户证明他们在美丽的澳洲确实拥有产业。澳洲在许多中国人心中是极其绿色环保的。通常情况下,这些物业规模较小、风景优美、”风水”好,葡萄酒产量和质量都并不显著。

3. 经验丰富的中国农贸、食品供应或水产企业,希望利用他们现有的基础设施来投入葡萄酒生意。这些企业就包括光明食品、中粮集团和中国资源。部分集团已经拥与葡萄酒相关的雄厚资产,并在不同时期表现出有兴趣在澳洲进行巨额投资。

4. 香港和中国大陆的葡萄酒市场不断增长,葡萄酒业还打通了其它商业环节,由此,高净值的中国企业家的目光都瞄准了葡萄酒业。毫无疑问,有的买家不断寻找实惠的价格,但也没有任何人强求卖家接受自己的报价;市场是开放自由的。在现实中,中国人对澳洲葡萄酒业表现出的愈加强烈的兴趣,有可能在今后若干年推升这一产业的价格。我想要补充的是,最近最实惠的一单葡萄酒生意是由澳大利亚买家获得的。

5. 其他的中国葡萄酒企业家将澳大利亚视作基地,这也是他们全球性战略的一部分。在波尔多和美国的葡萄园新业主,逐渐把工作重点转向澳大利亚,从而平衡葡萄酒品牌组合。

6. 高净值个人希望通过投资来获得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重大移民投资计划出台后,这部分人群会不断增多。

vineyard通常情况下,就中国人投资澳洲葡萄酒的现状来说,严谨的投资能直接为中国的葡萄酒销售带来良好前景。 南澳麦卡伦谷的宝石树酒庄(Gemtree)和西澳弗兰克兰河的芬格富酒庄(Ferngrove)就是两个成功的例子。

DMG美酒公司的老板William Dong最近收购了在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和莫宁顿半岛的几座葡萄园。他在整个东南亚都有销售网络,通过其兄弟的运输业务将产品运至中国。William Dong旗下葡萄园的葡萄以及酿酒厂出品的葡萄酒销售蒸蒸日上。像这样强大而贯通的商业网络,都是澳洲葡萄酒品牌以及澳洲本身急需的。

阿得莱德葡萄酒业咨询咨询公司Gaetjens Langley,近日将澳大利亚酿酒师联合会的前任CEO Stephen Strachan收至麾下。该公司的网站目前正宣传数家知名酒庄,包括Langhorne Creek 的Bleasdale酒庄,Heathcote的Heathcote酒庄以及Coonawarra 的Hollick酒庄。

Gaetjens Langley的总裁朗雷(Toby Langley)说,该公司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已有三年左右。Gaetjens Langley的中国代表Roland Yap经验丰富,比澳洲人更加了解中国的买家需求。朗雷说:”我们已经注意到,在过去两三年间,葡萄酒买家身份从高净值个人向公司企业有了一定的过渡。 我想这是预料中事,同时得知我们被国外买家极其重视,这也是很令人鼓舞的。与我们商讨购买某个(在著名葡萄酒产区的)葡萄酒庄的中国国有企业,是一个价值千亿美元的企业。与中国的合作已经开始了,我希望我们都能越走越远。”

鉴于传统的葡萄酒市场(英国和美国)的低盈利状况,澳大利亚葡萄酒业更加需要了解未来葡萄酒的买家,以及该如何与其深化关系、实现共赢。中国投资澳大利亚葡萄酒是很被看好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