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全球最环保的妙地

环保且自然,低调而幽美。塔斯马尼亚州,就像一块温润的璞玉,一杯香醇美酒,待人发现与品味。《连接中澳》中文主编王安琪与您分享塔州东岸的静与美。

“澳大利亚是全球最环保的国家,塔斯马尼亚州是全澳最环保的地方。”–这句已无从考证的旅游广告词深深印在了母亲的脑海里。结合我的多次塔州游经验以及对这个淳朴美丽的地方的青睐,母亲早已对此地向往已久。利用母亲来澳探亲的假期,我们带她亲身体验塔州的魅力。

母亲坐在墨尔本机场候机厅,认真地看着塔斯马尼亚州地图,抬起头微笑地说:”我终于能一探全球最环保的地方了”。

母亲在中国广东旅游界有超过三十年从业经验,曾游览过35个国家及地区。塔斯马尼亚六天自驾游是她的第一次澳洲自由行体验。旅游行程由我自己设计,并在维珍航空官网上订机票,在STAYZ网站上订住宿。

从墨尔本往南飞50分钟,越过巴斯海峡(BASS STRAIGHT),”塔斯马尼亚好时光”从塔州北部城市郎塞斯顿开始。在机场租车处取了车朝北开,十几分钟后便已进入澳大利亚”最适合家庭旅游的地方”–泰马河谷(TAMAR VALLEY)。

sunset_at_tamar_river公路旁绵延的丘陵牧场上,安格斯黑牛悠闲地咀嚼着牧草。在泰马河(TAMAR RIVER)的东岸行驶,除了偶然急驰而过的车辆,我们仿佛将这条著名的”葡萄酒之路”完全占有。泰马河清流湍急,风从河面刮过,带来淡淡的草香,河岸星星散散的浅水洼连成形状各异的沼泽地。

距离日落还有两小时,我们决定经由BATMAN HIGHWAY过河,转入泰马河西岸的WEST TAMAR HIGHWAY。晚餐时分将至,我们抵达了朋友介绍的希腊餐厅KOUKLA’S。小巧精致的用餐环境,色香味俱全的拼盘菜式,令第一次享用希腊料理的母亲赞不绝口。正对美食大快朵颐之际,偶然看向窗外,火烧云,弥漫天际。

除了美景与美食,我们还希望母亲拥有非同一般的住宿体验。头两晚我们下榻DELORAINE小镇的BLAKE’S MANOR。DELORAINE距离郎塞斯顿仅40分钟,是游客前往塔州西北部著名的摇篮山(CRADLE MOUNTAIN)、MOLE CREEK附近的岩洞、农场(莓果场、人参种植场、三文鱼养殖场等)、MOUNT ROLAND、DEVONPORT(从维多利亚州搭乘”塔斯马尼亚精神号”渡轮抵达塔州的停泊点)等景点及市镇的中央枢纽地带。

DELORAINE兴建于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镇里的古老欧式建筑鳞次节比。BLAKE’S MANOR的主楼就建于1838年,乔治亚时代式的建筑保留着英式古典韵味,令人梦回170年前那个时代。

travel_anqi_wang__huang_sha_tasmania_2013_web用过BLAKE’S MANOR主人家提供的早餐(有新鲜烘培的面包),我们驱车前往摇篮山。两小时车程中,数次停车拍照、好几次对摇篮山的错误辨认、偶遇一只野生针鼹加上短暂停车休息加咖啡之后,我们来到了摇篮山旅游咨询处。原本决定”必须亲眼看到澳洲本土野生动物”的我们,在停车场边的草地上,发现了又一只摇摇晃晃的针鼹。搭乘进山的穿梭巴士,二十分钟便到山中明镜–鸽子湖(DOVE LAKE)。时值澳洲盛夏,而海拔900米的湖畔却清风冷冽,细雨蒙蒙。湖面上起了雾,像白纱般浮在空气中。

甩开手漫步山中石路和栈道,淡淡的野花香沁人心脾,吸入肺中的每一口空气都是如此冰凉而新鲜。母亲也许说得对,我可能呼吸的正是全世界最洁净的空气。

兔子洞和袋熊窝就在栈道两边,但是他们在哪里呢?袋熊是母亲本次旅游最想见到的动物。正当我们快走到栈道的末端,心想这圆滚滚的小家伙也许就在草丛的另一边时,母亲小声叫了出来。一只,两只,三只,就在草墩旁边。我们站在三十米开外静静地看着,零星的雨点伴随着风声,袋熊咀嚼草根的清脆声音回荡在静谧的山中。

salmon_pond_of_41_south_salmon_and_ginseng_farm母亲是个非常喜爱动物的人,所以这趟旅行必不可错过特罗瓦那野生动物园(TROWUNNA WILDLIFE PARK)。这座动物园不仅仅向游人展示各种动物,它还是一所专门为受伤的、成为孤儿的澳洲本土野生动物提供庇护的养护园。当受伤的动物痊愈,当动物孤儿成熟之后,特罗瓦那的工作人员便会将它们放归自然。该园参与了塔斯马尼亚恶魔和考拉的繁育项目,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对各种本土动物的研究和救助工作。带我们游园的饲养员详细讲解了各种动物的自然习性,以及特罗瓦那的动物保护项目。他说成为动物饲养员是他的儿时梦想,并说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快乐充实。

母亲和一只调皮的小袋熊玩了很久,我认为她也圆了自己的一个梦。

在返回DELORAINE时,我们稍微绕路,朝”南纬41度”三文鱼及人参养殖场开去。这片农场拥有湿地湖泽、林间小溪、瀑布和好几个三文鱼池。养鱼的水源通过生物过滤,部分电源来自太阳能发电装置,主人家在这里种植人参和养殖三文鱼。我们决定在这填填肚子,三文鱼沙拉汉堡美味可口,是午餐的不二选择。

一路东行,在沿途的CAMPBELL TOWN小镇喝过下午茶,若干小时后,我们到达塔州东岸,见到了大海。东南海滨小镇ORFORD是我们的下一个落脚点。海边灌木丛中的度假小屋采用全套环保型设计,与自然融为一体,着实是歇息的好去处,SPRING BEACH也仅是几步之遥。母亲说:”听着涛声睡去,随着笑翡翠和绿鹦鹉的脆鸣声醒来!美哉!”。

spring_beach_orford某篇澳洲的旅行文章将ORFORD的SPRING BEACH誉为塔州”密藏珍宝”型的景点之一。身处其中,脚踏沙滩,直视海天一线的壮观;闭上双眼,倾听浪涛的韵律。心旷神怡,豁然开朗。

SPRING BEACH安静空旷得仿佛与世, 隔绝,在我们短暂的停留期间,仅有一个人在离我们150米处放风筝,以及一对遛狗的夫妇。

我曾经去过不少澳洲的海滩,像SPRING BEACH这样幽静的却不多。母亲的感受更为深刻,她想起了家乡的拥挤、杂乱和腥臭的海滩。我们感慨澳洲人是如此幸运,这般清雅宁静之地就在家门口。对于我们中国游客来说,应该时刻提醒自己:旅行的目的不仅是游览名山大川或者先进的外国城市,还应该是于闲暇间享受在大自然中的独处。

离开ORFORD往南行,我们在去往塔斯马尼亚州府霍巴特的途中,路过RICHMOND镇。这是澳洲最古老的城镇之一,不少房子和富有代表性的澳洲国家历史遗产–RICHMOND石桥–都是最早流放来此的犯人和移民建造的。汽车驶过桥面,桥身一侧清晰刻有始建年代”1823年”。我们欣赏了COAL RIVER两岸的景色,喝过一杯咖啡,参观了RICHMOND镇附近的奶酪厂之后,继续赶路。

霍巴特人口约为20万,占塔州人口总数的40%。德文河(DERWENT RIVER)横贯霍巴特市,风景如画。两岸盘山而建的房屋,似乎每间都能眺望大海。霍巴特不算是一座大城市,然而我们已经开始想念乡村郊外的景致了。参观过富兰克林码头(FRANKLIN WHARF),我们便前往在南霍巴特区(SOUTH HOBART)预订的民宿办理入住。是的,这里也能看到海景。

霍巴特与墨尔本的共同点:美食与咖啡。塔州之行的最后一天早晨,我们来到当地有名的鸽子洞(PIGEON HOLE)咖啡馆吃早餐,随后前往MONA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S)。开馆不到两年,MONA已经是全澳知名的专门展出先锋作品的私人博物馆。这也是塔州最火热的旅游景点,吸引了海内外不少游客。MONA的展厅以及周边建筑也是极具特色的。博物馆展厅全在地下 17 米处深的砂岩地带,7500 平方米的空间容纳了400多件艺术作品。

离开MONA后,我来到萨拉曼卡街市(SALAMANCA MARKET),母亲坐在沿街小饭馆门口的椅子上,喝着冰镇果汁,对这次塔州之旅表达了她的谢意。

目前中国内地大多数赴澳游客,都是随旅行团而来,游览澳洲东岸的主要大城市。在我们的塔斯马尼亚州六日自由行中,母亲每天都在个人”微信”上分享照片和发布游记,得到不少”微信”好友和家人的关注。他们在慨叹塔斯马尼亚之美的同时,表示以后要是有机会,也按照我们的路线来游塔州。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