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上酿酒

你若是与一些与中国葡萄酒行业有往来的澳洲人聊天,所听到的故事大多是关于上海、北京和广州的。如果遇上更有探索精神的人,他们可能会谈及些许关于二、三线城市的故事。然而莉莉安.卡特却全然不同。 她一路向西,到达了库尔勒这座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中型城市,那里在北京以西约2400千公里的地方,北边则与尼泊尔比邻。为什么来这呢?因为卡特是一名酿酒师,她从墨尔本出发,经过两天的旅程,到此酿造第一批酒品,并开始使用望中酒业公司的全新酒庄。

莉莉安.卡特对中国很熟悉。她此前曾为保乐力加公司管理过位于宁夏省的贺兰山酿酒厂,酿造了2008年和2009年的酒品系列,同时为2009年香港国际葡萄酒展览搜集最顶尖的亚洲酒品,”贺兰山2008年特别莎当妮珍藏”也名列其中。这次,莉莉安则是与李德美教授合作。李教授任教于北京农学院,同时也是酿酒和葡萄栽培的咨询师,最近更是出版了一本新书,以中国式的独特视角对葡萄酒进行了阐释。我对李教授十分敬佩,他不仅是望中酒业的首席咨询师,还为宁夏贺兰晴雪酒庄提供咨询,而由后者酿造的2009年份”加贝兰”调配红酒是我品尝过的最优质的中国产红酒。

库尔勒位于乌鲁木齐-这座西化程度最低的首府城市的南部,飞行距离一小时。莉莉安在抵达库尔勒后需驱车40分钟向北折返行进,途经壮丽荒凉的山脉,并穿过一片广阔的河谷地区,就会看到另一种令人赞叹的美景-这里种植了130英亩的葡萄藤,品种包括解百纳赤霞珠、梅洛、品丽珠、小维特、莎当妮和小芒森。这片葡萄园略朝东南,因而是这片凉爽地区中稍温暖的区域。卡特充满热情地回忆道:”当我第一次踏入这片葡萄园,我就想,就是这里了!”

这片地区的年降雨量只有60毫升,但是有丰富的灌溉水源作为补充。在夏季,此处的最高温度平均为32摄氏度,冬季平均温度则为零下10摄氏度。但有时,冬季温度会降至零下25摄氏度,这会对葡萄藤的存活造成威胁,因此在每年冬季将葡萄藤掩埋在至少30厘米厚的土壤之下是非常必要的。

jeremy_liliancarter_helan_winery_ningxia_web

酒庄建筑本身就令人印象深刻。建筑采用了现代中式”庄园”的风格,整个建筑形态呈”天鹅”状。这里将最终达到1000吨浆果的加工能力,按照现有条件达到这一目标可谓轻而易举。卡特希望在2012年加工200吨浆果。李教授安排进行了一系列种植,以保证稳定增产,因此2010年种下的葡萄藤已在2012年首次结实。

待一切就绪后,卡特将是酒庄唯一的驻地酿酒师。她虽不知道自己会有几位助手,但她相信肯定有足够的人手。”如何将工作分配给具有适当技术和经验的人员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她说,”由于使用的是新设备,初期阶段肯定会遇到一些麻烦,但是在空白的画布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实在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这个项目绝对是卡特酿酒生涯中的新尝试,她觉得就像她在2007年第一次来宁夏一样,当时她是此地为数不多的西方访客之一。尽管库尔勒更偏远些,但她相信在那里会很快发生变化。

宁夏位于新疆以南几百公里处,离北京近得多。 贺兰山是这一区域较大的发展项目,也就是在这里,卡特第一次学会了如何处理从未在澳大利亚遇到过的葡萄栽培方面的难题-夏季会很快转入寒冷的冬季。

卡特说:”当地的团队知道哪一天会变天,因此他们必须在那一天之前完成采摘,并将葡萄藤埋在土里以便安全越冬。但问题在于在采摘时,葡萄的味道和甜度尚未达到最佳水平,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出这片葡萄园中最有潜力的区域,然后用从那里采摘的浆果努力酿出最优质的酒品。”
在望中酒庄,卡特希望能在数量和质量方面更加灵活,这尤其是因为酒庄的拥有者同时也是葡萄园的主人和经营者。更重要的是,从夏季到冬季的转变也的确可能没有那么快。莉莉安说:”我们相信我们更有能力指挥所发生的一切。一切以质量为先,因此我们已经减少了浆果收成以保证最高质量的成熟。”jeremy_oliver_wangzhong_winery_xj_web

卡特对于在全新的地区酿酒颇感兴奋。在望中酒庄不远的地方还有另一座酒庄,但卡特尚没有机会了解那座酒庄及其酒品。”在很多意义上,酿造这一系列的酒品给了我一个良机,来实践我所积累的知识-既有技术层面的,也有其他方面的。这座酒庄体现了典型的中国设计,但又融入了新的元素,且一切均以生产为本。我们有充足的储藏空间、生产能力和设备,因此我们要做的就是建立体系,培训人员,并让他们能够从不同于一般食品生产加工企业的角度思考如何酿酒。我很期待迎接这样的挑战。”

作为在中国工作的西方酿酒师,卡特认为比起在葡萄园,她在酒庄内更容易说服她的中国同事采纳她的方法。她说:”在酒庄,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证明一个想法,但是要了解和解决在葡萄园中遇到的新问题,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卡特对探索新疆的”课余”活动也很期待,她对于如此靠近贯穿北亚的历史贸易通道感到很兴奋。她表示:”这里的美食棒极了-兼收并蓄而且很有意思。我已经准备好在接下来的9到10个星期里适应新的文化。这个地区还有很多壮观的美景,所以我想时间会过的很快的。”

与莉莉安.卡特相比,世界上大概没有多少酿酒师能获得和她一样的机会。她希望未来能够在澳洲和中国两地酿酒,并且无论路途多么遥远,挑战多么不寻常,都能够实现理念的交流。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