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大陆:“海龟”与“海带”

无论你是外国人、外籍华人还是归国华人,在中国的生活与工作中都要面对各种规则与目光。Karen Tye自上海报道。

自从2011年姚明退役NBA以来,中国的篮球迷着实度过了一段低迷时期。然而今年年初的林书豪在全中国掀起的”豪小子”热潮,引爆了各种话题,人们对他外祖母出身浙江省的考据仍然津津乐道。

这便令我开始思考出生于海外的华裔(我也是其中之一)的身份,以及我们在中国大陆人眼中的形象问题。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任何一名仍在中国生活的家族成员,但我总是在(中国)人们问我老家是哪里的时候,回答:广东省。听毕我的答案后,对方总会对我的中国血统表示出某种赞赏和满意。

被视为游刃在中澳两国文化之间的”变色龙”固然不错,但这并没有让我在工作环境中,比其他外国人(这里泛指白人)获得更多的优势。有的时候,我的中国脸甚至会拖我的后腿。这是因为若干年前,我的普通话水平一直差强人意,这导致我经常被出租车司机提点:我的母语说得实在太差了。

Wilson Chew,马来西亚华裔,在上海生活了超过四年,从事金融业。他说:”在商务场合,中国的商人更愿意与中文水平为零的外国人合作,而并非中文水平不高的华裔。中国人通常对外国人十分热络,并总是对他们能说出最最基本的中文词汇表示称赞。相比之下,华裔的基础中文会话有时会被别人无意地模仿。”

中国人还有一种观点就是,华裔的英语水平比不上外国人。 尽管我在中国从事新闻行业已超过12年,至今我还是有这种感觉。我必须尽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几乎每周都会有人认真地告诉我”你的英语说得真好”。

我有个金发碧眼的美国朋友,她在上海教英语已有三年。有一次她对我说:”华裔想要在中国找个教英语的工作真的是很难。就算他们的英语水平很棒,但没几个中国父母会请长着一张中国脸的人去教孩子说英语。英语教学班在招老师的时候,通常会让应聘者在简历上附张照片,然后首先将华裔剔除掉。于是ABC出局,母语非英语的法国人或巴西人反而能够聘上,这是很常见的。”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Wilson Chew倒是认为,他拥有身为在中国工作的华裔的所有优势。”我跟我的父母和朋友说中文,而且我对中国本地商业文化有很好了解。我是在中国传统味更浓的环境中长大的。但又由于我是外国人,人们自动不会勉强我出席商业饭局!”sea_turtle_400w

由此看来,如果说语言和文化洞察力是在中国商界生存的制胜法宝,那么在海外完成学业后回到中国的”海归”(又被称作”海龟”)应该很吃香吧?一名在多国公司就职的朋友告诉我:那又不一定。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数字表明,1978年到2010年的”海归”总共有60多万,而在2009年和2010年,每年的”海归”都有100万。

“海待”(海外归来仍旧待业者,又被称作”海带”)一词由此而来。许多”海归”仅仅在国外攻读硕士学位,无工作经验,英语水平也没有提高多少,就回国来了。朋友说:”‘海带’多如牛毛,如今只有拥有海外工作经验、英语水平极佳的‘海龟’才能在中国大展拳脚。”

我有个女性朋友来自上海,她在英国取得硕士学位,并在某家多国公司供职已有十年。她说凭自己的英语水平以及对中西方文化的理解,能在职场上获得更多机会。但她承认有时并不能百分百融入中国的同事圈子,并且她必须加倍努力去向中国以及西方的同事证明自己的实力。

她说:”这是很微妙的,那些没有海外工作经验的中国同事常常质疑‘海归’的能力,因为‘海归’的工资一般略高。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建立工作‘关系’,并在中国同事和外籍经理之间周旋–这令我的本职工作更加累人。”

有一句中国成语说得很好:各有千秋–在中国的商业文化中,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境遇。

You may also like...